顾以迁

且尽东风一杯酒,何须万里觅封侯。

【赵构X岳飞,德宗X陆贽】闲思

宦者捧着一叠劄子进内殿时,赵构正漫不经心地支颐看书,这一页他已看了许久,任谁也看出官家的心不在焉,却也不会有人胆敢说穿。

许是看得烦了,微垂着眼睫的赵构忽然就把手里的书往案上一掷,转眼发现悄无声息地摆在案上的劄子,赵构的神色浮现了奇怪的犹疑和迷惘,好像这劄子有什么奇特之处一般。

他只是,有些怕。这几日的消息总是让他犯头疼,烦闷的连平日颇有兴致的游乐也让他觉得乏味索然,想看几页书却偏生看不进去。

劄子的呈递都是及时的,至于批复是否及时大约要看皇帝的心情。

侍者偷眼看着,料想官家此时未必想看,赵构却忽然伸出手,拾起了其中一份。劄子的内容并不复杂,字数也少,可一炷香过去了,赵构仍盯着劄子不曾动弹。

侍者心下纳罕也只是眼观鼻鼻观心地伺候着。

劄子上的字其实少的可怜,读了不知几遍的赵构许久之后才放了下来,转头又拿起掷在一旁的书卷读了起来,像是又没兴趣看这些了。

君心难测,倒也没什么好奇怪的。

一旁有伶俐地见赵构也并不太想看书,遂道,“官家可是烦闷了?”

赵构没有作声,挥了挥手将人都遣了出去。领头的侍者噤了声,领着众人退下去了。

今日的官家有着说不出的奇怪。

赵构的手又忍不住抚了抚案上的劄子,页角刮擦着指腹沙沙作响,眉头蹙起的样子似乎有些痛苦与忧郁,却又并不十分深刻的样子。

摩挲半晌,移目看向手边的书,装帧漂亮的《唐书》正翻到列传,欧阳文忠笔锋之下的故事比之旧版又多了几分文臣的曲折笔触。

以古鉴今,何况是前朝,赵构看《唐书》的次数倒是不少。

赵构望了眼正看的列传,拈来一张白纸,提笔写下四言三十二字,却是陆贽赞,曰:颠沛从君,恳侧献议。练达今古,本仁祖义。唐室不竟,公用不终。遗言若丹,永仰休风。

赵构细细看了眼自己写的赞,也不知在看字还是别的什么,眼神逡巡在“公用不终”上,仿佛若有所思,忽然他抓起一旁放着的劄子,将其展开又细细看了起来。

良久,他又掷了劄子,一手搭着眼帘,仿佛倦了,忽而喃喃道,“不知孝文皇帝弃用宣公可曾后悔……”

清浅的话音瞬间消散,却并没人能给予回答。

案上的劄子随意地摊着,依稀是那个决意尽忠保国的将军死于大理寺狱中等语。

唐室不竟而宣公不得终用,宋室呢……散乱的思绪仿佛凝滞在一片氤氲里,模糊不清,赵构闭了闭眼,决定还是不再想这个。

不知哪个宫人不小心竟让一扇窗子未曾合严实,寒风吹入了窗槅,吹动了摊着的劄子,竟盖在了“颠沛从君”上。

待赵构睁眼瞧见,终究长叹一声。


评论

热度(12)

  1. 逢旧顾以迁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焚绡